» 绝密飞行 五十、森林中的来客
大漠苍狼全集 · 大漠苍狼之绝地勘探 · 大漠苍狼之绝密飞行 · 收藏本站

大漠苍狼 绝密飞行 五十、森林中的来客

大漠苍狼    作者:南派三叔

  我惊醒以后,花了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王四川睡眠浅,也坐了起来,轻声问:“谁他娘的半夜出去了?”

  “没人。”我看了看老田道,“所有人都在屋里。”

  我们看着门板,紧接着又“砰砰砰”响了几声,很明显是有人在敲门,这种本来普通的动静,在这种场合下听起来非常诡异。

  我们面面相觑,“难道是狗熊在敲门?”王四川道。

  “狗熊没这么有礼貌。”我道。

  敲门的声音并不重,而且有些迟疑,听起来阴森森的。

  王四川对我使了个眼色,抓起一边篝火里的木棒当火把摸了过去,我们一个左一个右,来到了门边。

  王四川一把拉开门,火把一下捅了过去,紧接着发现门外什么都没有。

  我探出头,看到门口地面上有两只巨大的泥脚印,心里咯噔一下,刚想说话,王四川阻止了我。他走出门外,把柴火往前探,顺着火光,我看到了有几团站立着的“泥巴”站在远处的大雨里。

  我也走了出去,就发现这些竟然都是一个个满身泥浆的人,人数还不少,正在奇怪,一边的一个“泥巴”叫了我一声:“吴用?是你?”

  我一愣,吴用是我的一个外号,凡是姓吴的人全都有这种麻烦,无论自己的名字有多威风,一旦摊上这个姓就会玩完。而且十有八九会被安一个“吴用”的外号。因为《水浒传》是当时很少有的几本小说。

  不过自从我成为正连以后很少有人这么叫了,我们的组织结构很松散,我的上级管的事太多,估计连我的名字都记不住,王四川他们都没太多文化,所以这个外号已经很久没有人叫了,现在被叫出来我相当吃惊。

  不过更让我吃惊的是这个名字从“泥巴”嘴里说了出来,接着所有的泥巴都动了,他们卸下雨篷,一个个人头露了出来。

  我看着那些脸,上面沾满了泥浆简直看不清五官,我把头转向刚刚叫我的那个,突然一下我僵住了,我看着她的脸,脑子一片空白。

  我竟然看到了袁喜乐。

  虽然她也一脸泥,但我一看就注意到了她的眼睛是那么明亮,她没有疯,她笑着朝我走过来。

  我呆住了,王四川看见也呆住了,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那些人都凑了过来,有几个手里还端着冲锋枪,袁喜乐对他们道:“是自己人。”

  他们才把枪放下来,其中有人对着我们身后的木屋就道:“老天保佑,终于有个干爽的地方了。”

  目瞪口呆中,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把一行满身是泥的人让进屋里,眼睛还是一直看着袁喜乐。

  这些人脱下雨披,我看着他们的装备就知道他们全是地质队的,我不是很熟,但所有人看到老田都非常惊讶,老田也看着他们,那一刻我脑子很混乱,总觉得什么地方出问题了。

  他们脱掉衣服,立刻围到火边取暖,王四川看着我,他也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拿出最近打猎剩下的肉,他们接过吃起来。

  “你们怎么在这里?”有一个人问,我一看他,又愣住了。

  这个人我也不认识,但我却见过,我记得他的名字叫苏振华,他是特派员,我们在大坝的仓库里找到了他。当时他已经疯了,怎么现在也是好好的? 而且还和袁喜乐在一起? 我没有回答他,而是用力捏了捏脸,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接着我又被一个人吸引了注意力,他是这些人里年纪最大的一个,正在咳嗽,袁喜乐递给他毛巾,他擦去脸上的脏泥。

  我惊讶地发现,那是一个非常有名的老专家,一直传说他在苏联,但我惊讶的是,我也见过他,那是在落水洞下,我发现了他的尸体。

  接着,我看到了第四个我能认出来的人,我看到老猫在人群中不起眼地抽着烟,那张老脸一如我看到的那样世故。

  “毛五月。”我下意识地叫了一声。

  老猫惊讶地看向我,就问道:“您是哪位,我们见过?”

  我皱着眉头看他,看着他的表情,我无法分辨他的疑惑是真是假,但这已经无所谓了,如果说单纯看到袁喜乐和特派员还可以想办法解释,但看到了那个老专家,就没有办法逃避了。

  虽然我打死我没法相信,但我还是意识到了,我眼前的这帮人,是七二三工程的第一支勘探队伍。

  在那一刹那,我好像摸到了事情的关键。

  根据以前老猫告诉我的情况,当时我们进入洞穴之前,还有一支队伍进过洞穴。这支队伍由袁喜乐带队,苏振华是特派员,老专家是协助,总共九个人在洞里遭遇了各种危险,几乎全军覆没,老猫是唯一一个回到地面上的。此外,只剩下袁喜乐和苏振华还待在洞里,但他们两个都吸了太多的汞蒸汽以致神志异常。可是现在,这支队伍里的所有人,都活生生地出现在了我面前。而且,比我知道的人数要多得多,这是什么情况?老猫没有对我说实话吗? 而且,看他们的装备,他们正在这里进行地质勘探活动,应该就是在寻找那个洞穴。

  我们和这支队伍见面的可能性存在吗?我们是他们的后备,老猫把洞穴的信息带出来之后,才会有后面的计划,我们才会被调入七二三工程,我们怎么可能和他们在这种地方相遇?

  如果不是我们真的疯了,那难道,我们回到了大半年前? 我想到了我们遇到的一切,我们降落的时候,原本假设好的缓冲跑道不见了,大坝里所有的人和设备都消失了,而我们回到地面上之后,也发现所有我们到过的痕迹都没有了。

  如果我们真的回到了从前,那这一切倒是说得通了。如果我们回到了我们还没有来过的时间,当然就不会看到我们来过的痕迹。

  这么说来,我们在深渊里飞行的时候,不知不觉中,出了什么问题? 但是,这可能吗? 这是怎么做到的?要让我相信这些,我觉得还是老田说的,还不如我们都疯了好接受一些。

  我忽然想起了之前我师傅和我讲的一件事情,他说他在塔克拉玛干找石油的时候,听当地人说,那里的沙漠有一块奇怪的区域,人经常在里面失踪,然后在相隔很远的地方出现。两边的距离有可能超过几百公里,但相隔的时间不过一个晚上,不靠飞机是绝对不可能出现那样的情况的。

  而当事人自己并不知道,只是说自己在一片没有边际的沙漠里迷了路,走了几天几夜才被发现——而他的几天几夜,却实实在在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

  医生都说那是因为缺水引起的错觉,但我师傅说肯定不是。他们在那个区域勘探的时候,他们勘探队后来有人失踪,后来发现了尸体,也是离营地有几百公里远,除非那个人自杀,否则他如果发现不对劲,原地待着等天亮,也比乱走几百公里要保险。

  难道,我们在那片深渊里,也遇到了差不多的事情?

阴阳代理人  我当方士那些年



《绝密飞行 五十、森林中的来客》下有33条评论.
  1. 浓雾 says:

    哇 我还真猜对了是喜乐”

  2. 奇怪 says:

    有个漏洞。 当时吴用他们一组发现坠毁的"深山"的时候发现里面的飞行员从尸体判断死了有好多年了。按现在这个逻辑应该才"一个月加几个月"才是啊

  3. 读者a says:

    小说看完了,整个人如傻了一般愣愣的回味了一整天
    南派三叔 你太NB了。。。。

  4. 敲门 says:

    和谜踪之国好像啊…谜踪之国解释的不错,看三叔怎么解释吧,别和盗墓一样烂尾就成

  5. 无邪 says:

    果然是穿越

  6. 外星人 says:

    看不下去了!

  7. CoOpEr says:

    类似《恐怖油轮》电影情节,若干主人公在某段特定时空里不算往复……

  8. 又见故人 says:

    能看到对方的将来是什么感觉?喜乐同志,你知道么?后来你上了我的贼床》》》》》》

  9. 恐怖游轮 says:

    王四川当时基础课再差不也是大学毕业的么?当时的大学生唉,怎么也不能说是没文化吧

  10. 安逸 says:

    看到这里我头皮发麻了.
    难道主角其实是和开始喜乐的部队进入过那里一次.
    遭遇到了某种奇怪的物质后主角又回来了
    就如同盗墓的某个情节..大家发现没有

  11. 三叔你牛逼 says:

    叔~ 你是不是自己也凌乱了呢? 写的时候是不是自己也在拼命的编? 我真是服了您老了

  12. 伊万 says:

    中国人太狡猾了!为了抢我的喜乐,让我和我的飞机死回二十年前,
    自己却回到半年前去截她,太狡滑了!太不公平了!

  13. 害怕的路人 says:

    哎,看着有点吓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