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绝密飞行 三十九、起飞
大漠苍狼全集 · 大漠苍狼之绝地勘探 · 大漠苍狼之绝密飞行 · 收藏本站

大漠苍狼 绝密飞行 三十九、起飞

大漠苍狼    作者:南派三叔

  起飞的日子一天天临近,会议结束第二天,王四川找卫兵要了一张信纸,把一些事情交代了下去,他怕有事牺牲,不能只言片语也留不下。我受到感染,也给家里留了条子,封在信封里,托组织部带出去。

  组织部的几个女兵都向我投来了异样的光芒,我不敢说那是崇拜,但至少是一种炙热的光。我心中想着前途不定,各种滋味涌上心头,那种感觉无法形容。

  胡思乱想根本没法停止,转眼又过去了一个礼拜,白天训练,晚上开小会,有人一次又一次对我们重复着“无产阶级勇气”,倒也没有太大的恐慌。不久后,这一天终于来了。

  前一夜我出乎意料地休息得很好,早早去了集合地,发现已经来了不少工程兵,负责发射任务的人已经连夜测试了很多次。

  我一个人在集合地等到所有人到位,包括我不太愿意共事的飞行员伊万,然后列队走进了飞机里。

  基地里给我们每人都配了一套飞行服,全是小日本的航空服配置,应该是从仓库里淘出来的。我们几个还好,王四川和伊万都是大个子,穿上那些衣服戴上头盔后显得特别的寒碜。

  我们早早坐上了自己的位置,系上了保险带,听着驾驶舱里传来无线电的声音,外面有无数的声响,叫喝声和机械敲击的声音掺杂着,所有人都僵硬得要命。

  不是紧张,只是无奈和麻木。

  机身的固定卡架使用非常牢固的铁夹钳停在铁轨上,起落架被加上了这种铁夹钳,一共六个,每个有六十公斤重,用巨大的螺栓收紧。现在飞机即将起飞,需要把这些铁夹钳松开,得用很长的时间。

  另一边所有的探照灯都在定位,风向非常重要,因为现在不是常规起飞,如果风压向下,我们会被压得下降过快,可能来不及提速就直接撞上深渊底部了。

  我不知道外面忙碌的所有部分,但显然只要一处出问题,我们就小命难保。

  应该是搬掉铁夹钳使得飞机震动,动荡中王四川递给我们每个人一根烟,有人拿了,有人没拿。王四川又问在机舱里为我们做最后检查的三个战士,是哪里人。

  三个战士一个是甘肃的,一个是山西的,一个是哈尔滨的。

  王四川就稀罕地道:“怎么都是天南地北的兵。”

  其中一个年长的道,他们是贺龙手下的兵,虽然年纪不大,但参加革命都很早,是真正上过战场的那批,十一二岁在部队里当勤务员,没几年就全国解放了。都是苦孩子出身,除了部队没地方待。

  我见一个是我老乡,和他用家乡话说了几句,小兵很高兴,但看得出他的高兴中透着紧张。

  我苦笑,心想你紧张什么,等下飞的是我们。

  他们检查完了之后挨个向我们敬礼,然后下了飞机,我看着就像遗体告别一样,突然特别难受。

  裴青什么话也不说,在机舱里不能抽烟,那根烟被他把玩得不成样子。王四川拍了一下他:“别板着个脸,这次任务危险不大,鬼子坠机才死了一个,轮不到咱们。”

  裴青白了他一眼,说道:“我不怕死,我不像你们有家里人。”

  王四川道:“那好,你既然有这觉悟,回头如果飞机要减重,先把你扔下去。”

  裴青没反驳也没不理会,而是反问道:“你们有没有想过,飞机并不是探索这个深渊最好的办法。”

  “不飞怎么下去?”王四川道。

  “对于这种空间最好的探索方法是使用飞艇。”一边的朱强道,“其实指挥部也有过这个想法,但听说建造飞艇的技术暂时还没有。”

  “事实上什么技术也没用,如果没有这架飞机,工程兵也能直接修栈道下去。”裴青道,“为什么一定要用飞机?”

  “也对,那未必不是办法。”老田道,“人多力量大嘛。”

  我听得出裴青话中有话,但这种事也不能多问,正想转移话题,听到驾驶舱传来声音:“地面准备工作已经完成,我们要准备起飞了。”

  顿时鸦雀无声,谁也不说话了。王四川把烟夹到耳朵上,对我们道:“我们那里人的习惯,这样能带来好运。”

  我们互相看了看,耳朵上也都夹了烟,只有裴青把烟叼到了嘴里,靠近了舱壁。接着是无声的十多分钟,我听见发动机开始预热起来,机身开始抖动。

  我无法回忆起飞的最初过程,那段记忆对于我来说,是无比清晰而又模糊的,但我可以记起启动几秒后的事情。

  因为铁轨是有弹性的,飞机起飞的时候震动非常剧烈,剧烈到我一度以为它会脱轨,在飞起之前撞上大坝。

  在这种震动中飞机急速加速,在第一秒,我们耳朵上所有的烟都掉了,裴青冷笑着叼烟看着我们,眼神很是不屑。

  但是我没多少时间恼怒,随之而来的是头晕目眩,老田立即叫出了声音。

  我死死贴住舱壁,觉得肠子直往喉咙上冲,几乎是咬着牙关才能把呕吐感压住。随着速度的迅速加快,我的喉咙整个发紧,难受到了极限,心里想着,不管是起飞还是撞毁,都他娘的给我快一点。

  终于在我几乎晕眩而死的一瞬间,颠簸消失了,连飞机震动的巨大噪声都消失了,耳边只剩下气流和发动机的声音。我刚松了一口气,机身猛地一沉,飞机倾斜,机头朝下急速下降。

  我知道我们已经飞出了大坝,失重感让老田终于吐了出来,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只知道抓住一切可以抓的东西。缓缓的失重感慢慢消失,一切都平缓下来,我一身冷汗看向裴青和王四川,也不知道是不是成功了,只听无线电里伊万道:“已经进入平飞,可以解开安全带开始工作了。”

  我很想大口呼吸一下,无奈没有了任何力气,我花了很长时间才解开保险带,跟王四川对视,看了看已经休克的老田。王四川也吐了。

  骑马和坐飞机完全不一样,我心中苦笑,见裴青已经迫不及待地走到了舱口。

  没有打开照明,外面什么都看不见。我招呼伊万把挂在飞机外面的所有照明打开。很快白光亮起,照出了一片洞壁。外面布满了巨大的黑色花岗岩层,在白光下显得格外诡异。

  深渊,我来了。我心道。

阴阳代理人  我当方士那些年



《绝密飞行 三十九、起飞》下有35条评论.
  1. 去你的马桶台 says:

    这作者太小儿科了,这种东拉西扯的妄想,还动不动60年代,看他的文字,2000后的吧。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很像我们的tv媒体。。。

    你马桶台的吧,又来黑人了,有本事你写呀

  2. 天啊 says:

    天啊,都去送死吧!

  3. 瓶邪王道 says:

    楼下有病啊

  4. 直升飞机 says:

    为什么不用我

  5. 欢送の女兵 says:

    蜈蚣V5

  6. 浓雾 says:

    最近不看三国了 改读春秋了 乍一看 以为是 老美科幻片呢

  7. 三叔 says:

    小说嘛!不写这么惊险怎么吸引眼球呀呵呵!是吧吴邪?

  8. 袁喜乐 says:

    哈哈,人家是疯子,当然喜欢小疯子~弱弱的问,吴工是吴老狗么~还是吴邪……!!

  9. 闷油瓶 says:

    这种事情咋少了我呢 我来了 等着我哦

  10. 王鹏 says:

    飞机在深渊里不是飞应该是往下坠落吧?那怎么飞啊怎么返航啊?

  11. 说句公道话 says:

    名单。事实上,不用再看我也能背的出来。
      他们是我,王四川,田小会、朱强和阿卜买买提。
    恶寒,请问裴青哪里来的?三叔还是看下那份名单吧,

  12. 南派二伯 says:

    越来越纠结了,

  13. XXX says:

    能不吐槽了么???好好看行不???觉得不好就别看!!

  14. 冰冷的看客 says:

    弱弱问一句,上次开会不是说那五个人么,都还有名字及身份,这回怎么裴青跑来干嘛?这是三叔的失误啊。人家不打算去的你把人家硬塞到飞机了里,太勉强了啊:。

  15. 天真 says:

    那个骂作者的什么心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