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绝密飞行 六十五、煎熬
大漠苍狼全集 · 大漠苍狼之绝地勘探 · 大漠苍狼之绝密飞行 · 收藏本站

大漠苍狼 绝密飞行 六十五、煎熬

大漠苍狼    作者:南派三叔

  我完成了该做的事情,回到了地面上。

  外面有很多人,汽车开的临时栈道出现在木屋的周围。

  我小心翼翼地绕过那些人,走上了临时的栈道,在中段,我遇上了王四川,他竟然在半路等我。

  我初看到他吃了一惊,但并不感动,因为如果是我,我也一定会在半路上等他,不仅是情谊的问题,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是同类了。

  对视中,他问我道:“成功了?”我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我们走了两个星期,在大雪中看到了伐木林场的小火车,偷偷爬上火车,等到在一个木站下了车,已经冻得连话也说不清。

  我们又在木站冒充其他林场迷路的建设兵团,拿了大衣和一些干粮,坐火车回到了佳木斯。

  那时候还没有全国联网,我们的身份证和军官证通行无阻,可以去任何大食堂吃饭。

  后来王四川问我有什么打算。

  我说想回山西老家去,但这不太现实,以后我爹妈问起为什么要回去,事情会很难办。

  只有先找一个偏远的地方待着,我想到了大庆附近的一些山村,那里还在做地质普查,我们可以冒充地质队待上一段时间。

  王四川觉得可行,我们查了地图,找了一个不通火车只能步行进去的山村,把身上所有的东西都兑换成粮票。

  我们到了那里以后,发现那是一个很安静的小村子,这个村子里的人甚至对抗日战争的事情也不熟悉,因为没人愿意走这么远来抓几个壮丁,四周又全是山。

  我们在村公所用全国粮票换了一间屋子和一些生活用品,在村里挨过了整个冬天。

  快到夏天的时候,我们的粮票已经用完了,有一拨供销社的人来做普查,我们朝他买了一个收音机,播放当时的广播故事,来换取粮食。一直挨到立夏,我们才走上了回途。

  不能去单位报到,我先回了老家,编了一个故事告诉爹娘,说自己做了逃兵,差点死在苏联人手里,大部队以为我牺牲了,先藏了起来——在那个消息闭塞年代的乡下,这样说是不会露出破绽的。

  老爸对于我的事情非常意外,但我毕竟是他的亲生儿子,我得以暂时躲在了家里。

  当时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打仗打完以后找不到部队,只好回老家,在部队里是作为烈士,以后重新登记户口的时候,就要找其他身份顶替。

  我父亲托他部队里的朋友,尝试帮我找个空户口顶上,但一直没有什么结果。

  另一边,袁喜乐也没有任何的消息,我没有收到任何信件,不知道她是什么情况。

  在老家待了一段时间,我终于受不了这种煎熬,决定去找她,又找了借口离开了家乡。

  那段时间我蓄了胡子,一眼很难认出来,倒也不是很担心,身上的证件齐全,如果不被人特地去查,吃饭坐车什么还都是免费的。

  七二三工程是如此绝密的一个项目,我知道一切都绝不可能在表面上被查到,但是,袁喜乐还活着,我一定可以在某个地方找到她。

  她是东北人,我走遍了东三省几乎所有的医院,一路上,经过了不少地方,除了东走西看,空下来的时间,就是想着和她在一起的那些日子。

  那些日日夜夜,说实话时间真的不长,但闭上眼睛,一切却仿佛都在眼前。

  然而,袁喜乐却好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无论怎么寻找,都没有一丝线索。

  我从坚持,一直找到绝望,再找到麻木,一直到我再次见到王四川,我的心里,已经认定我再也不会见到她了。

  王四川重新回到了矿上工作,他的父亲权力很大,他顶了一个身份,也不求发展,只求能在那个小地方安稳地待下去。

  他看到我的样子,说会想办法让他父亲也帮我项个身份,被我谢绝了。

  “文革”的苗头当时已经逐渐展现,各种运动风潮涌动,这个国家的未来越来越难以预测,在这个时候,还是小心一点好。

  后来说起了袁喜乐,他听了我的遭遇,提醒道,她是跟着大部队出去的,当时最合理的情况,很可能是到部队医院,然后被家里人领回了家。

  袁喜乐是孤儿,会由单位负责,安顿在单位所在城市的精神病院里。所以,很可能不在东北,而在南方。

  于是我又辗转到了南方寻找,她的名字很奇特,重名的情况会很少,所以我连错误的希望都不曾有过,只是害怕命运和我开玩笑,对于每一个医院都是亲自问过和看过很多遍。

  一路麻木又不敢放松地找过来,却还是没有消息,一直到了第二年的冬天。

  我来到了成都市郊区的双流精神病院。

  那是我在四川的最后一站,成都的冬天,少有地下着冰雨,十分的寒冷。

  我刚找到医生,拿着王四川父亲开给我的介绍信,想去病房看看,走过走廊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女人的背影。

  那个女人正看着窗外的冰雨,玻璃上倒映出她模糊的容颜。

  我走了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

  她转过身来,我们四目相对。

  我想说话,但是那一刻,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阴阳代理人  我当方士那些年



《绝密飞行 六十五、煎熬》下有46条评论.
  1. 主人公只穿越一次!你看书理解不行 says:

    主人公第一次进洞作为A1有飞行任务然后穿越后第二次与袁喜乐进洞作为A2没有飞行,只是留下线索给A1就离开。哪有那么多Ax

  2. 现实世界 says:

    赶了两天,可以说是马不停蹄的看完了大漠苍狼全集!很好,真不错,!不过我还是要问三叔一句:为什么不把吴用和喜乐两个人的爱情写的完美些呢?为什么不写得完整些呢?要知道写下一段完整,和完美的爱情,对看到最后的读者是多大的安慰!那怕三叔你这个作者任为这个世界是不那么完美的!说白了,我之所以看到最后也就是想看到两位主人公最后在一起!你又何必写到最后草草了事,来伤害我们这些思想单纯的读者脆弱的心灵呢?说句大胆的话:如果我是作者你的话,我会最后写吴用和喜乐两个的爱情很完美!很幸福!也许我是个完美主义者的原因吧!好了,心里的不快还是发泄出来了,不好意思!在这里我还是要感谢你,因为你的这部作品真的很不错!

  3. 吴用 says:

    三叔,你不地道啊,你应该送一个回原来的空间啊,这样搞喜乐不是要一女侍二夫啊!乱了卵了

  4. 仔细点看好吗 says:

    其实仔细想了一想,哪有一女二夫,这个时候袁已经被送到了精神病院,无用已经坐飞机永远的离开了现在的这个世界,现在的这个世界只有一个无用,就是现在精神病院里,结尾处的这个,上下两部其实就是一部死循环,袁永远会在精神病院里边遇到穿越了一年的无用,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很难说清楚,自己理一理就出来了———-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事的无用,没有任何的身份,而且文革有了一点苗头,在书中可能有些人有点印象,在无用被诱惑上飞机的时候想过功勋,后面加了一句话,当时他也没想到他以后的生活会因为文革弄得一团糟————–这部小说没有坑没有悬念,结局只有一个,无用和袁喜乐,没有美好的结局,袁喜乐在部队看来疯了,如果没疯就有可能是敌特,而且我们的无用,没有任何身份,被追认烈士,不可能和袁喜乐在一起,其实倒头想想,无用,袁喜乐——–无袁——无缘。虽然遗憾但这就是现实

  5. 好的话 says:

    你们没看出来吗 三叔想把他的几部主要作品联系在一起呀 这个 吴用 绝对就是吴邪他爸 搞地质的 吴一穷 而王四川 极有可能和王胖子是父子关系

  6. 西瓜 says:

    。。。还是有点说不清啊,为什么最后还是回到了家里呢那后来的,或者以前的我呢。。。难道啊啊啊啊啊啥意思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