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绝密飞行 六十三、翻转180度
大漠苍狼全集 · 大漠苍狼之绝地勘探 · 大漠苍狼之绝密飞行 · 收藏本站

大漠苍狼 绝密飞行 六十三、翻转180度

大漠苍狼    作者:南派三叔

  凄厉的警报声让袁喜乐面色惨白。“怎么回事?”她问我。

  “大坝要泄洪了。”我心中暗骂,看来上游大雨积累的水量已经超过大坝的承受。

  这里一泄洪,地下的毒气就会蜂拥上来,把整个区域覆盖,我们会被困住。而我身上只有一件三防服。

  想着,我想到了一个地方,拉着她走。

  她立即甩掉了我的手,看着我:“你要到哪里去?”

  “在这里找个地方躲起来。”

  “为什么?”她道,“我要干掉那个王八蛋。”

  “来不及了。”我道,把雾气的事情解释给她听,然后道,“你在这里和他纠缠,你没有胜算,而且,这里很快会有后续的部队下来。那是一支几百人的队伍,这里的人都是被枪杀的,你准备怎么和他们解释事情的经过?他们会相信特派员,还是相信你这个从苏联回来的女人?”

  她看着我没说话。显然还想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但是克制住了。

  我道:“这里能隔离毒气的通风系统,只有这个仓库连通的三个区域,那个王八蛋现在在办公区,这里没有周旋的余地,我们没有地方躲,只有一个地方是安全的。”

  就是那片毒气的区域,他绝对想不到我们会躲到那里。

  “但是那里有毒。”她道。

  “我知道一个地方,毒气进不去。”我道,重重地拉着她的手,“我不会骗你的,你要相信我。”

  她犹豫了一下,我感觉她第一次也抓紧了我的手,我心中一热,立即拉着她来到吊装仓库的二楼,找到那扇连通净化水池的铁门进去,然后进入通风管道,一路来到了那片噩梦一般的毒气区域。

  区域里没有开灯,但为了以防万一,我让她穿上三化服,自己用衣服捂住嘴,一路找过去,回到了那个积水的房间。

  我蹚水进入到这个房间的时候,简直有一种恍如隔世黄粱一梦的感觉,我转了那么一圈,竟然又回到了这里。

  我坐到床上,看见袁喜乐陌生地看着房间里的一切,问我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了吧?”

  我解开自己的衣服,子弹从我的肩膀下靠近夹肢窝的地方穿了过去,已经凝出了血块,我一边用衣服擦着,一边道:“现在我还可以作一个预言,你绝对不会相信我跟你说的故事。但是,只要你听我的,我能让你摆脱你现在的生活。”

  我把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全部和袁喜乐说了一遍,没有放掉任何细节。

  她听完之后,表情和我想的一模一样,那不仅是不信,而是一种看神经病的表情。

  “你觉得我会爱上你?可笑,不过我觉得你预言得非常准。”她道,“我确实不相信你。”

  我从怀里掏出了她当时送我的表,递给她。

  她看着,眼角就一跳,拿了过来,立即和自己手上的一比,面色瞬间变了。

  “我没有在市面上见过这种表,我想,这一定不是任何人都能得到的。”我道。

  她看着那只表,一下坐倒在了床上:“这是伊万送给我的。”

  我看着她道:“你觉得,我可能会知道你身上那么多的秘密吗?”

  她想了想,还是摇头,把头埋到自己的手里:“我不相信,这不可能。”

  我蹲下来,看着她的样子,又是心疼,又是难受。

  我和她经历的一切,对于现在的她来说,都是虚幻和毫无基础的,我吸了口气,定了定神,对她道:“不管你信不信其他的事,为了你自己,你也要听我的。之后,我会让你看到所有的‘证据’一件一件发生。”

  她沉默着,吸了口气,点头道:“好吧,你要我怎么做?”

  我道:“我要你先把你们到这里的目的,全部告诉我,你现在已经被他背叛了,即使你不相信我,说出来也没有关系。我只是需要知道,他之后可能的动向。”

  她看着我,就道:“我们到这里来,第一是为了找你说的一卷胶片,但是,更重要的是,是为了发一个电报。”

  电报? 我看着她,她继续说她最开始是东北53谋略部队的最后一批特工,当时她还是小孩,甚至来不及训练,日本就战败了。于是她被滞留在东北的福利院,由当时的接头人员负责抚养,后来进入了地质勘探系统。一直到来这里之前,她才和特派员接上头,开始执行她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任务。

  她没有其他选择,因为她的身份决定了她只能这么撑下去。

  她并不知道要发的电报是什么内容,他们从日本方面拿到了这里的资料,特派员把她调入了这个项目中,之后任务一直进行到现在,没想到会有那么多的波折。

  我在心里盘算了一下,想到了那个假“何汝平”半夜爬到深渊下,难道是要为了发那个电报?那家伙,难道就是特派员?

  我们的人没在基地里找到特派员的尸体,这种可能性一下变得很大,妈的,那他们往深渊里发的电报到底是什么内容?难道下面真的有人在? 我想到了裴青,那小子难道是对的?

  袁喜乐看着我,问道:“你想到了什么?” 我把思绪转回来,对她道:“现在,你要听我的计划,一点也不要漏掉。”

  我把我的整个想法,一边和她说,一边在自己的脑子里整理。

  如果我没有回来,那么袁喜乐一定会被特派员灭口,这几条关键的信息,把我逼回到这里来,显然不像我之前想的那样,只是在暗地里推动事情的发展,我的到来,竟然完全改变了一个人的命运。

  我不是一个逻辑学家,我无法去推测各种无解的问题,我也知道,现在所发生的一切,从逻辑上来说,好像是无法成立的,但是,事情既然已经发展到现在,我只有先往后想,往后做。

  首先,我明确了一点,就是我不能放任事情自己发生,因为显然我在袁喜乐的这段历史里,起的不是之前我想的那种辅助作用,我的到来颇为关键,甚至是决定性的。

  与其束手束脚地去想我到底应该在这段历史里怎么小心翼翼,不如直接放手大胆设计。

  我把我们入洞之后的所有经过全都想了一遍,想着我所作的每一个决定,就发现一个非常可怕的事实,我的所有决定,看上去非常平常,但是好像都不是我自己做下的。

  我们为什么会进入到落水洞里?是因为一张奇怪的纸条,这张纸条是谁塞进我的口袋里的?又是在什么时候塞进去的? 我们进入沉箱后,是谁启动了沉箱,把我们降到冰窖里? 是谁事先拧开了放映室地上通风管道口的螺栓? 又是谁在那个毒气区域的墙壁上,刻下了通往出口的刻痕? 我忽然发现,在每一个决定我们命运的地方,都有人事先帮我们做好了准备。

  这个人不可能是别人,只可能是我自己。

  一边想一边理,在和袁喜乐说的过程中,我的心中慢慢有了一个全貌,我发现我需要做的事情非常非常多,但是,并不算太难,因为对于我来说,答案早就已经写在了我的脑子里,我现在只需要照做一遍。

  说完之后,我发现袁喜乐没能理解我所有的话,其实我也明白,这么多的信息对于她来说是不可能一次消化干净的。

  我想了想,就意识到这种全盘计划没必要对她说,我只需要告诉她,遇到某些事情之后,应该怎么做。

  在洞穴里遇到我们第二支队伍的时候,她必须装疯。

  在我们离开之后,她必须带陈落户和马在海他们回到大坝里,因为他们回不到洞口上游就会发大水,只有大坝里是安全的。而进入大坝之后,他们必须立即到沉箱里躲避雾气——袁喜乐熟悉这里的地形,这不是什么问题。

  之后,我会启动沉箱,把她降到冰窖里,她可以在黑暗当中想办法离开沉箱,虽然我还不知道她当时是怎么毫无声息地离开的,但是,一定有办法。

  她离开沉箱,通过通道来到毒气区域,进入避难所,只要听到我们出现动静,就去到那个位置,发出声音来吸引我们的注意。

  她点头,但表情满是怀疑:“吴用,如果你说的这些情况都不发生,我该怎么办?”

  “相信我,对于我来说,这些事情已经发生了。”我道,“发生的那些事情,不会改变,我也不想改变。”

  她看着我的眼睛,忽然问道:“这一切不是做梦?”

  我摇头,想了想道:“算上结局的话,即使是梦,对于你来说,也不算是个噩梦。”

  之后想着,第一步最急迫的工作,就是把王四川的那句话刻到墙壁上去。

  “我们真的会相爱?”她忽然突兀地问道。

  我转头看了她一眼,心中有些难过,这个问题,我原本是那么确定,但是现在,我又无法肯定了。因为,我没有想到,这个故事真正的开始,会是这个样子的。

  “我想要打败一个能驾驶轰炸机在空中翻转180度的男人,只能让自己变成一个在命运里翻转l80度的男人。”我道,“我只能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喜欢上你。”

  她继续看着我的眼睛,好像在思考些什么。

  我从她的腰间拔出匕首,开始搬动靠墙的床,回忆着当时刻字的位置,想把“必然导致必然”先刻上去。

  我能做的事情,全部在我脑海里,之后她到底怎么想,恐怕已经不是我可以控制的了。但是,在我预言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发生后,她对我的信任会逐渐加深,我至少可以放心地看着她安全离开。

  我想着推开床,露出了墙壁,然后趴下去准备下手,这个时候,墙壁上出现的东西,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看到墙壁上有人刻了一行字:“必然导致必然。”

  我愣住了,忽然恍惚了一下。

  仔细去看,我发现这行字,无论是位置,还是样子,都和之前我看到的那一行字一模一样。

  我看了看手里的匕首,差点以为这是我自己刻上去的,但显然不是。

  他娘的,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行字不是我刻的?我摸着这行字,忽然开始浑身冒冷汗。

  这事情不对劲,不对劲,妈的,很不对劲!

阴阳代理人  我当方士那些年



《绝密飞行 六十三、翻转180度》下有29条评论.
  1. 纠结 says:

    这到底是在说什么= =……!

  2. 看多了要成疯子 says:

    我擦,三叔这玩的也太悬了吧。。看得我脑子里一团浆糊啊。。
    难道三叔想告诉我们:空间的某个缝隙会造成时间的穿越,其实宇宙是分开的,“宇”只是时间的无限可能,“宙”则是空间的无限可能,而“深渊”只是链接“宇”和“宙”的缝隙,链接空间和时间,因此才会产生穿越与轮回。

  3. 二货 says:

    “我们为什么会进入到落水洞里?是因为一张奇怪的纸条,这张纸条是谁塞进我的口袋里的?又是在什么时候塞进去的? 我们进入沉箱后,是谁启动了沉箱,把我们降到冰窖里? 是谁事先拧开了放映室地上通风管道口的螺栓? 又是谁在那个毒气区域的墙壁上,刻下了通往出口的刻痕? 我忽然发现,在每一个决定我们命运的地方,都有人事先帮我们做好了准备。

      这个人不可能是别人,只可能是我自己。”

    很明显不可能是他自己,如果是就是他已经人格分裂了,然后以自己的想象在主导整个事件,而后发现“必然导致必然”就说明先前进来这个人不是他自己,而是另有其人!那么如果之前的敌特不是那个特派员,不是吴用自己,那这个故事就是被这个人所主导的!

  4. 扯犊子, says:

    从深渊里爬回来的人就是特派员, 记不记得在被枪击中和他从深渊出来的时候同样对吴用说了一句, 怎么又是你? 这足以证明,
    还有那个必然导致必然 , 不可能是王四川刻的, 这说明, 吴用不止来过一次, 这真的是个死循环.

  5. 至尊宝 says:

    啊原来月光宝盒在这里 晶晶等着我 博野菠萝蜜

  6. 遗忘 says:

    这个循环,让我想起了一部电影…恐怖油轮。

  7. 伪真相 says:

    我不敢说这是真相,但是起码我的思路是可以顺下去的!首先我们把吴用分成N份,现在知道真相的代号0号吴!小说的开始已经讲了,这是吴用老了以后的回忆,说明吴用成功出逃,并且这整件事情并不是大家想得无限死循环,最起码对于吴用不是。而写小说的就是0号吴,所有的一切确实是一个无限循环,在本次故事的情节中是描述了0号吴拯救自己的那一次循环!我相信,一切的一切从现在起就会揭晓,0号吴设计的后续事件已经成功的让喜月上了陆地并且脱离了此次事件,甚至已经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前文有描述),他只需要也把自己弄出去就可以了。墙上的字是以前的吴用写的,他也是用同样的方法来告诉后来的吴用,这些都是其他的吴用,是循环中的吴用,0号吴如果成功的话,他就可以和喜月双宿双飞了,但是事情没有结束,其他的吴用(还有其他的喜月。。。。)还有在这个循环当中,吴用在不停地自救和救人,事情在不断的循环。。。。。不知道大家看懂了没有?这中间只有一个问题,还是前文赘述,吴用说自己在这个领域或者事业上小有所成,他是用什么办法将自己的身份归正的,因为地底下的吴用还在轮回循环中。。。。

  8. 解释二货 says:

    所有都是吴用自己,他没有人格分裂。只是那个自己并不是现在的自己,而是无限循环中的某一个自己,就好比你回到了1天前看到了一天前的自己,但是一天前的你并不知道一天后的你会回到一天前看到你!二货,你看得懂吗?

  9. Mil says: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初最开始的时候,经过大家研究,袁喜乐队伍有一个人还没找到,生死未卜。

    如果我还没记错的话,那个人,是女的…………………………………………

    特派员到底是男是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