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绝地勘探 三十五、失踪
大漠苍狼全集 · 大漠苍狼之绝地勘探 · 大漠苍狼之绝密飞行 · 收藏本站

大漠苍狼 绝地勘探 三十五、失踪

大漠苍狼    作者:南派三叔

  突然的黑暗让我们措手不及,那瞬间什么也看不到了,陈落户一下子吓的就摔倒在地上,而我们各自愣了一秒种,我马上听到黑暗中马在海大骂了一声“狗生”,显然不是什么好听的话。副班长也叹了口气,我听到了他的苦笑声。

  我心中突然就一阵烦躁,本来已经是走投无路的地步了,这一下子死个更彻底,连照明都没了,不过死在黑暗里倒是符合我们的职业。

  隔了大概五六分钟,我听到细碎的摸索声,不久后一道手电光给打了起来。突如起来的光线一下照的我们又睁不开眼睛。打起手电的是马在海。

  他搬了铁质的椅子到应急灯的下方,踩上去看烧毁的灯座,这种应急灯我知道一般不会坏,特别是不常使用的时候,因为结构简单,放上几十年都和新的一样,马在海敲开应急灯下面的储电盒,是里面的老线路碰线烧断了。

  这里没有维修的条件,一点办法也没有,马在海用手拨弄了一下,结果被烧了一下,疼的他又骂了一声,被副班长呵斥了一通,当兵的不能这么浮躁,不提倡骂人,马在海很服副班长,马上就认错。

  我们都很沮丧,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这样接二连三的打击非常消磨人的志气。

  唯一有点欣慰的是,这里的灯一暗,却从那孔窗中射进来十分微弱的光芒,这光芒在里面亮的时候几乎是看不到的,如今却十分的显眼,表明在准备室的灯还是亮着的。

  副班长让马在海关掉手电,这样可以节省一些电池,他这手电的电量也不多了,光线黯淡的很。马在海郁闷的划动了一下手电,最后照了一下那只老式应急灯,然后就想关。

  没成想他这一扫之下,我突然就感觉到了一股奇怪的异样。那一刹那,冷汗突然就从背上渗了出来。

  黑暗的房间内,那一扫之间,我似乎就看到了什么东西,和我在灯亮的时候感觉不一杨了。而那个东西,虽然我没有看清,但是却让我条件反射的出了一身的冷汗。

  是什么东西?我马上叫喝了一声,让马再海别关,让他照一照这个密封舱。

  马在海被我大叫吓了一跳,随即用手电再一次扫了一下,这一次我们所有人都发现了问题所在,副班长一下子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原来,在原来袁喜乐呆的那个角落里,只剩下了一只背包,而她本人却不见了。

  我们马上用手电照了好几圈四周,想看看她挪到什么地方去了,角落里,桌子下,甚至天花板上,但是,很快结果让我们开始毛骨悚然起来:无论我们怎么照,我们都无法找到她,袁喜乐竟然消失了!

  灯暗掉到现在有几分钟,我就算不掐着手指算,也能知道不会超过十分钟,这十分种的黑暗,我们都只是郁闷和沮丧,谁也没有注意到袁喜乐的动静,但是,我知道,在常理下,无论她有任何的举动,都无法离开这个几乎密封的舱室。

  我们一开始根本不相信,加上光线不好,都认为是看走眼了,陈落户掏出了自己的手电,两只手电仔仔细细的照了十几分钟。

  但是,袁喜乐确实是不见了。

  这密封舱其实根本不大,照了一遍又一遍,我的冷汗很快就几乎湿透了我的全身。

  “真的没了。”最后是陈落户几乎呻吟的说出了这个结论。

  我突然头痛欲裂,这简直是太匪夷所思了,在短短十分钟的黑暗里,竟然有一个人凭空消失了,这太恐怖了,日本人在这里干的事情已经诡异到了极点,而我也无法再接受这种事情。

  我抱着脑袋就贴着墙壁缩了起来,突然就感觉自己是不是在做噩梦,但就连思索这个问题,我都没办法进行了。

  副班长也是脸色惨白,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都彻底蒙了。

  接着他和马在海就蹲了下来,再次去看那个通风口,只有这个地方,是唯一可以离开的地方。

  这下是真的慌了神了,我绝对不相信人可以钻进如此小的一个通道里。这真是见了鬼的事情了。

  后来我回忆这件事时,就感觉当时马在海和副班长的这种举动是有道理的.因为整个铁舱并不大,我们可以看到大量的铆钉固定的铁壁,除了正门,唯一能离开一个人的地方,只有那个小小的通风管道口,而且就在灯灭之前,我们还尝试着进入到里面,所以几个人在当时就不约而同的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那里。

  我当时心里想的就是袁喜乐的体形,那个年代,国民特别是女孩子的身材普遍很娇小,我不知道袁喜乐是什么人,但她的身材肯定是我们这里最小的,可是也没有娇小到能进这么小一个通风管的地步。

  马在海第一个趴了下来,没有了应急灯,他只能满头冷汗的用手电去照那个通风口。

  我们都宁神静气的看着,刚才突如其来的悚然没有消退反而更加激烈。我的心跳则犹如打雷一样,这种感觉只有我第一次偷生产大队鸡蛋的时候才有过。虽然如此,我们都没有想到,马在海在打开手电的一刹那,会突然以那样凄厉的声音惊叫起来。

  那是一声极度惊吓的叫声,接着他向触电一样跳了起来,面色惨白忽然又摔倒在地,像看到了什么极度恐怖的东西。

  我被他吓了个半死,忙拾起手电,赶忙蹲下去照,手电的光柱一下就射到了通风口的深处.接着我的脑子嗡的一声,头皮一直麻到脚跟,浑身凉的犹如掉入冰窖。

  这里要说明的是,应急灯亮着的时候,我们只能看到通风管道口的地方,但是手电是平行光,光线可以射的很深,所以我一下子就看到了管道深处,在那里,有一张被严重积压变形的脸,而我,根本无法辨认那是人的脸,还是什么”东西”的脸。

  自然,这么远的距离,我们也无法分清这张变形的脸是不是袁喜乐,我更是打心里一百个不相信,这里面的竟然塞着一个人!

阴阳代理人  我当方士那些年



《绝地勘探 三十五、失踪》下有30条评论.
  1. says:

    哇哈哈!我又出现了,,,,

  2. 瓶子 says:

    怎么又多出来个喜欢我这种职业失踪滴

  3. 小刀子和赵半括、廖国仁 says:

    想看看她挪到什么地方去了,角落里,桌子下,甚至天花板上
    三叔当袁喜乐是禁婆啊!~~哈哈

  4. 手电筒 says:

    我是手电筒,我只会发黄光,物体只会反射黄光,要么就是黑色,我照不出副班长吓得变白的“白脸”→_→

  5. 等藏海花 says:

    袁喜乐明明就是张起灵嘛

  6. 分开 says:

    我拜托你们,看书的时候能不把盗墓的东西和这个比较么?
    一个作者写的?就都非的安在一起比较?能比较吗?一样吗?

  7. 没人想问么? says:

    没人想问问为什么那个神马地震仪器可以探测出地下埋了架飞机但是探测不出地底下有这么大一片空洞么?还是说是“有关部门”刻意对勘探队隐瞒了?

  8. 路人甲 says:

    难道袁喜乐会缩骨功?

  9. 这个ID叫ID says:

    这张最吓人 比盗墓笔记吓人多了

  10. 看书不认真 says:

    没人想问么? says:
    2013/04/20 at 04:22
    没人想问问为什么那个神马地震仪器可以探测出地下埋了架飞机但是探测不出地底下有这么大一片空洞么?还是说是“有关部门”刻意对勘探队隐瞒了?

    ——————————————————————
    这不是一开始就说过了嘛,给他们看那个有飞机的录像的时候,就写出了录像没播放完整,有些事情被隐瞒了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