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绝密飞行 五十八、必然导致必然
大漠苍狼全集 · 大漠苍狼之绝地勘探 · 大漠苍狼之绝密飞行 · 收藏本站

大漠苍狼 绝密飞行 五十八、必然导致必然

大漠苍狼    作者:南派三叔

  我不得不承认,王四川说的是对的,他们已经踏上了他们自己的道路。 以后的经历,对于他们来说是未知,对于我们来说,那是命运。 但是,想到袁喜乐必须自己一个人,去面对那黑暗和可怕的未知,我的心中无法忍受。

  这是一个无法解决的悖论,或者说是一个赌局,我们已经赢了第一把,第二把如果继续赌下去,也许会赢得更多,但也可能直接出局。

  我们在浅滩上等了二十多个小时,水位竟然慢慢降低。

  我失魂落魄地往下游走了一段,别说是尸体,一点零星的痕迹都没有了。]

  不管是袁喜乐的,还是我们回来时留下的。

  不知道什么原因,地下水囊的水迅速退了下去,我们没法空手爬上另一段的洞口,王四川拉住了我,让我往回走。

  我逐渐放弃了,如果继续爬下去,后面的事情会是什么样子,我无法想象。 所有人都被冲下去了,包括老田,我已经不去想会不会有两个他碰面,因为印象中没有这种消息出来,可能他和其他人在基地里牺牲了吧。我心里充满了挫败感,和王四川互相搀扶着,慢慢走出了洞口,爬上了地面。

  出来后,王四川整理了干粮和水,说必须要出发了。

  我看着那个幽深的洞口,想到袁喜乐,我很难受,离开了这里,等于离开了袁喜乐,我觉得,这一走,很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这对于我来说,不是惆怅,而是不可以忍受的。一想到这一点,我会产生即使死也要等在这里的想法。

  这种想法和我的理智无数次抗争过,和所有热恋中的男人一样,我很快发现这不是什么选择,这单纯是折磨而已,王四川一直在开解我,但也逐渐失去了耐心。

  最后的准备工作做完以后,他背起了自己的包裹,站在我面前。我知道他是要给我最后一次机会了。他的性格决定他不会陪我一起死。我也明白我只有跟他走这一条路。

  看我有动摇的迹象,王四川松了口气,对我道:“必然导致必然,你强求也没有用。”

  我点了点头,叹了口气,忽然觉得不对。

  “你刚才说什么?”我道。

  “必然导致必然。”他看着我莫名其妙。

  一股寒意从我的背后升了起来,我瞬间打了个哆嗦。

  “怎么了?”王四川看我面色有变,问道。

  “你怎么知道这句话,你是从哪里看来的?”我问道。

  “这种话,我随便乱说的,怎么,你想到什么了?”

  我的汗毛开始炸起来,一股闪电闪过我的大脑,我一下想到了什么,但是却抓不住。

  必然导致必然。

  不对,不对。

  事情不对劲。

  我想起了在积水房里,袁喜乐特地给我看墙壁上刻的字,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忽然在心里浮了起来。

  当时她为什么要让我看那句话,为什么有那么一句奇怪的话被刻在墙壁上,那是谁刻的? 几乎是同时,我又想到了假“何汝平”当时听到我的声音,说的那句奇怪的话,他好像在说:“为什么又是你?”

  他听到我的声音时,反应非常奇怪,我当时无法理解。但如果是那样的话——一个封闭的环在我脑海轰然闭合在了一起。

  等我反应过来,我发现我身上已经全部湿透了,连手都在不由自主地发抖。

  “你到底怎么了?”王四川问。

  我深吸了口气,对他道:“我要回去,回到洞里去。”

  我参与了袁喜乐的历史,我在心里暗叹道,汗毛全部立了起来。

  假“何汝平”那么害怕我,是因为他见过我,而袁喜乐给我看那段话,无疑是一个提示。这是设计好的,而且,这一定是我自己设计的,是为了让我在刚才那一刻,听到王四川的那句话,领悟到整个事情背后的奥秘。

  “我”用这种方式,告诉我,我的事情并没有结束,我必须要和袁喜乐一起到洞里去。

  这就对了,进洞的一路上,我总觉得有一股如影随形的力量,在推动事情的发展。我总感到,暗中有一个人,在一路观察着我们。

  比如说,我口袋里那几张奇怪的纸条,有人在我们进入沉箱以后启动了下降。有人事先撬断了那个通风管道的口子。

  如果这么说的话,我想到了一个让我发抖的可能性——袁喜乐难道当时没有疯? 难道当时的袁喜乐知道事情的一切,她是假装的。难道是因为这样,她才会下意识地和我接近,才会躺在我的怀里? 我不敢再想下去了,同时我已经等不及了。

  我必须立即回到洞里去,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我已经耽误了太多时间,我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王四川听我说完摇头:“这不可能吧,也许只是巧合而已。”

  我摇头,想着当时袁喜乐给我看墙上那行刻字时的情形,那样的情形怎么可能巧合得起来。

  “你走吧。”我道,“不管是不是可能,既然事情到了这一步,我只能回去看看,我们冒不起这个险。”

  如果不去的话,万一我的想法是对的,那么事情会不堪设想,我甚至无法想象会发生什么。这时我发现刚才本来阻挠我的概念,现在忽然变成了我前进的坚实理由,不由得觉得好笑,这真是讽刺。

  “你一个人回去太危险,我陪你回去。”王四川也犹豫了,“既然现在只剩下咱们两个了,那是长生天给我们的缘分,没道理让你一个人冒险。”

  我想了想,摇头:“你没有回去的理由,而且,我并没有发现你回去的痕迹。”如果整件事情是我和袁喜乐策划出来的,那一定是在非常私密的情况下,没有第三个人存在,“这是我的事情。”

  他并没有和我争辩,确实,要再回到那片压抑的黑暗里去,需要极大的勇气。如果不是袁喜乐,我连身后的洞口都不想靠近,只想尽量远离它们。

  我背起了背包:“必然决定必然,没什么好说的。”

  王四川叹了口气,我们对视了一眼,他拍了拍我的肩,说道:“那你自己保重。”

  我心里颇有感慨,我和王四川的感情我自己说不出是深是浅,但这些日子相处下来,我知道他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如果我能活着出来和他再见面,我们一定会成为真正的莫逆之交。

  我们就此分别,他往南走去,而我再次进入了洞穴,内心出奇的安静。当你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的时候,你不会去想太多旁枝末节的东西。

  洞里的水位已经彻底降了下去,我小心翼翼地爬到一块岩壁上,想着前两次到这里的情形,现在又是孤身一人,那种感觉很难形容。

  每次离开这里的时候,我都想过绝对不会再回来,但无奈的是每一次我都回来了,而且一次比一次更险恶。

  这是命运,伊万说过,在某些时候,你会发现命运是触手可及的,如果他能活下来,面对现在的局面,他一定会觉得,命运何止可以摸到,几乎是在我们面前扇我们的耳光。

阴阳代理人  我当方士那些年



《绝密飞行 五十八、必然导致必然》下有31条评论.
  1. 拭剑吟风 says:

    真是泥马漏洞百出啊!多到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作者整个一没脑子!

  2. 中肯评价 says:

    想学恐怖游轮,没学好,人家逻辑很严密的,三叔的由于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不仅仅是一个买卖提和飞行员的国籍问题,时间,地点,很多都是漏洞,确实写一部漏洞专题都可以写好几章。。。很多地方都是为了惊险刺激而惊险刺激,事先圆不上就随便圆,那些乱捧臭脚的实在是没自己的脑子。
    当然不是说书写的不好看,毕竟是网络小说,看个热闹也是不错的,不要想太多,但是三叔实在是没有那些捧臭脚的人们说的那么厉害,确实驾驭不了长篇幅和大场面。

  3. 看的我崩溃了 says:

    我要崩溃,崩溃了,,,

  4. says:

    那些发表抨击评论的真尼玛是神经病,说什么小说漏洞百出,老子看小说就是来享受的,别以为你TM很牛B,牛B你自己TM到是自己写呀,来看什么别人的小说,自己装B还被人发现,傻鸟

  5. 吴用 says:

    唉,俗话说得好啊:为B生为B死为B操劳一辈子,喜乐我来了!

  6. 雄霸天下 says:

    坚决支持四楼,前三楼的都去死吧!

  7. 挺三叔 says:

    同楼上 三叔写这些容易吗 你们厉害啊 有本事自己写去 一群残障 我们只是看小说 有必要关注那么细吗 老美那么多不符合中国人三观的电影怎么不见你们去评啊 老娘力挺三叔 !

  8. 水鬼 says:

    ……三叔,我到底是怎么来的?

  9. 马在海 says:

    不管怎样最后老吴肯定突破了死循环,活着回去写了这玩意

  10. 西瓜 says:

    哦呵呵觉得这小说写得不好我很想说一句那还有人来看你还不是看到现在吗如果写的不好也许在第一篇吐槽就满天飞了吧大姐人家写哪里管你什么事你是 他妈还是他爸要管人家写哪里自己没有成作家就不要瞎bb人家实力就算没逻辑你逻辑很好福尔摩斯

  11. 西瓜 says:

    有点看不懂到这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