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绝密飞行 六十一、逼供
大漠苍狼全集 · 大漠苍狼之绝地勘探 · 大漠苍狼之绝密飞行 · 收藏本站

大漠苍狼 绝密飞行 六十一、逼供

大漠苍狼    作者:南派三叔

  我是被冻醒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绑在铁桌子的腿上,脸上全是水。

  我还在那个屋子里,袁喜乐在一边站着,特派员已经回来了,他正用水壶里的水泼我。

  我根本不想看他,越过他的肩膀,看到袁喜乐的头发已经弄整齐,恢复了冰冷的样子。

  看样子我昏了相当长的时间,不知道特派员的事情有没有做完,狗日的,我竟然什么都没能改变,还把自己搭进去了。

  “你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袁喜乐的语气很不好,好像是在质问他。

  “时间不够,我灯开得太早了,他们走得很小心,还没到最深的地方我就开灯了,结果他们还有时间冲回来,从放映室跑了。不过你放心,从那地方就算跑出来,也活不了多久。而且,这地方有点不对劲。”特派员说着把我的脸掰回来,看着他,问道:“你们有几个人?”

  我没理他,他一个巴掌挥了过来,打得我眼冒金星,接着呵斥道:“我问你,你们他娘的有几个人?”

  我心中奇怪,他问这个干什么,但袁喜乐问我我都没说,更不会理他,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没有用的。”袁喜乐在他后面道,“这个人是个疯子。”

  特派员倒也沉得住气,转头望向袁喜乐:“你确定他不是共产党的人?”

  “我确定他绝对没受过训练,我很早以前就见过他,和他共事过很长时间。他不太可能是搞情报的。”袁喜乐道,“刚才他有机会逃走,但是他……”她没说下去,“搞情报的人不会犯这种错误。”

  “也许他是装的。”特派员笑了几声,走回去在包里翻着什么东西。

  “装的目的也应该是为了找机会脱身逃出去,而不是找死。”袁喜乐抱着双臂,“他让我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说着她看向我,“他一定知道很多东西,但他一定不是共产党的人。”

  “如果不是情报员,那他怎么可能知道我们的计划。”特派员从包里掏出一把匕首,“刚才我差点中招了,这家伙一定有同伙,他可能是单纯爱上你了。”

  “搞情报的人会爱上别人吗?”她好像有点无奈。

  “同伙?”我听着心中奇怪,看见特派员拿着匕首坐到桌子上,然后把匕首用一瓶烧酒擦了擦,直接从自己的肩膀里把子弹撬了出去,我看他面不改色,竟然好像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我来给你看看我是怎么干的。”他道,说着把挖出来的子弹丢到一边,然后拿烧酒往肩膀上浇了上去,用布擦干净,垫上穿好衣服,朝我走过来。他把匕首在我面前晃了晃:“说实话吧,女士肯定看不惯我这么干,但我有信心在三分钟里让你忘记你现在的镇定,然后在第五分钟,看到你自己的肠子。我会让你看见我把它们切成一段又一段。不过你不会那么快死,你还能活好几个小时,你最好想清楚,我知道你不怕死,但是死也分舒服和不舒服的。”

  我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这时我心中忽然有些害怕起来,之前的那种冲击已经过去,我虽然不怕死,但我也不想死得那么难看。

  我看着他,又看了看袁喜乐。真的,这个时候我想到了电影里那些酷刑,他看到了我的表情变化,问道:“怎么样,我说得有道理吧。”

  我叹了口气,不由得苦笑,但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面前的这个人。因为刚才那一刹那,我确实害怕了,但是他这么一说,我忽然意识到,不管怎么都是死,我不可以在袁喜乐面前死得太窝囊。想着,我忽然有了一个念头,一个连我自己都觉得可怕但是又非常好玩的念头。

  我笑了,对他道:“你还没有了解到情况吗?”

  “什么?”他道。

  “你也知道我不怕死,你拿这个来威胁我有什么用呢?”我道,说着我看向袁喜乐,“不过,我可以和你们做一个交易。”

  特派员有些得意地回头看了看袁喜乐一眼,然后转头问我:“什么交易?”

  “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些事情,但是,是在你剖开我的肚子以后,我希望不是你来动手,让喜乐来。”我道,“把刀给她。”

  两个人都愣了愣,特派员道:“如果你以为她是个女人,她下不了这个手,你错了,她可比我狠得多。”

  “没关系。”我道,“你不会懂我的想法,所以按照我说的话做就对了。”

  他回头看了看袁喜乐,袁喜乐正若有所思地看着我,我想,她也许想看出我脸上有虚张声势的表情,于是我笑了。

  我有一种报复性的快感,她一定找不到任何的胆怯,因为我确实没有。

  特派员有点恼怒,忽然用匕首割开我的衣服,说道:“对不起,现在是我说了算,等我剖开你的肚子,你就知道我懂不懂你的想法。”

  “那样你什么也得不到。”我道,“你大可以试试。”

  他反手握起匕首,看着我的脸,我平静地看着他,深吸了一口气,屏住呼吸对他点了点头。

  他整张脸都扭曲了,刚要下手,袁喜乐说了一句:“等等。”

  说着走了过来,把特派员手里的匕首拿了过来,我看到特派员简直是松了口气,转过身去,脸上的表情一定非常不好看。

  我心中的快意更加强烈,袁喜乐拿着匕首在我面前蹲下,纤细的手停在我的肚子上,道:“吴用,其实你不必死,我们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何必要这样。”

  我看着她的脸,她的语气我很熟悉,和以前她给我们上课的时候说的那些话很像,我摇头,不知不觉眼泪下来了,看着她摇头道:“没有用了,你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了,动手吧,有些话,我只能在死之前和你说。”

  她和我对视着,我从她眼里看到了震惊和不理解,她迟疑了好久,才道:“你不是在为自己哭对不对,你在为我哭对不对?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我从你的眼里看到的,是你对我的怜悯?”

阴阳代理人  我当方士那些年



《绝密飞行 六十一、逼供》下有13条评论.
  1. 镜像 says:

    爱情多么让人心痛 呵呵

  2. 怜悯 says:

    吴用和喜乐结合,生下了斐青。。。
    故事还要继续演下去。。。
    三叔,不要停,继续写,别在第二本就太监了!!!

  3. 喜乐的大黑比 says:

    呵呵
    这里竟然没人发言了
    写的还是很好看的

  4. AH says:

    呵呵
    这里竟然没人发言了
    写的还是很好看
    _________________
    完全看不到那好看 不知所谓完全乱七八糟.继续快进

  5. 劈棺~惊魂 says:

    怜悯??不是那表上有的吗?、那表。。。

  6. 苍狼 says:

    一通乱写。

  7. 结局 says:

    啊 我开始看懂了
    ….

  8. 悟空 says:

    盘丝洞 五百年前

  9. 中肯评价 says:

    误用开始自己制造历史填坑了,可惜三叔的坑是天坑,填不满了

  10. 等藏海花 says:

    很好,写的很好,这段看了好几遍了

  11. 袁喜乐 says:

    上一回给你吃了老娘这么久豆腐便宜你小子了,这回合老娘给你加餐先吃花生米再谈情说爱!

  12. 子彈 says:

    別忘我阿 吳

  13. 给力手电 says:

    四川拿着我跟进了洞,最后还是这个好基友救了我。

发表评论